主页 > 老铁算盘 > 正文
苏东坡书法观:破身先须谨重,书法且须狂放,
更新时间:2019-03-10

《东坡谈艺录》《颜真卿临本》 艺术的终纵目标在于表示自我,在于翻新。立异意识在苏轼的书论中表现得很突出。苏轼《次韵子由论书》诗云:“吾虽不善书,晓书莫如我。苟能通其意,常谓不学可。貌妍容有颦,璧美何妨椭。端庄杂流丽,刚健含婀娜……吾闻古书法,守骏莫如跛。”“不善书”是自谦之词,“晓书莫如我”并非自我褒奖。

苏轼是北宋的大文学家、大书法家。他的书艺创作,体现出宋代的“尚意”书风,其书法实际开创了宋代破“法”求变的书法美学思潮。 苏轼的书论,散见于大量的题跋、书信跟诗歌之中,论及的内容有书法创新、学养韵味、技能训练、书写工具等各个方面的问题。其中最值得重视的,是对书法翻新的一系列论述,可能称之为“自出新意”观。

苏东坡书法 苏轼自言:“我书意造本无奈,点画信手烦推求。”他在《评草书》中又说:“书初无意于佳,乃佳尔。”“吾书虽不甚佳,然自出新意,不践古人,是一快也。” 他以书艺创作能“九意于佳”、“自出新意”而自负跟快慰。在评论隋唐以来的书家时,苏轼非常推许那些富有个性、富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家,如《书唐氏六家书后》评张旭书法,曰:“张长史草书,颓然天放,略有点画处,而意态自足,号称神逸。”

苏东坡画像 苏轼认为,书法创作的关键在于“通其意”,即得书外之意,也就是书中有我,有“我”的意趣,“我”的面目,而不是四平八稳,完美元缺。正因为书法的关键在于“通其意”,所以在创作时,就不必也不能斤斤计较于点画的得失。


友情链接:
www.330222.com,老铁算盘,330222.com,开奖结果,港彩神算开奖结果,雷锋高手论坛开奖结果,香港马会开奖结果官网,188图库开奖结果直播。